快捷搜索:

创客爱上深圳速度 科技创意与传统产业结合

  走进深圳科技园的众创工场,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台工作中的3D打印机。2015年,众创工场累计入驻了14个项目,千元级智能眼镜镜哥哥等产品上市,新产品持续开发。

  在深圳华强北的硬件创业孵化器HAX,来自塞浦路斯的创业者Marios Georgiou和泰国的创业者Ornicha Srimokla已亲身体会到了什么是深圳速度,发现在欧美几个星期才能做到的事情在深圳几天就能实现,为此他们将在深圳量产其个性定制咖啡机等产品。

  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创客空间,采访多位创客了解到,深圳创客群体规模持续扩大,仅柴火创客空间的注册会员在2015年就增加了约3000人,而在创客元年2015年的一些热闹现象背后,潜心创新、做产品的创客也有所增加。业内人士预计,2016年深圳将有更多创客团队面向市场推出产品。

  全市创客空间已超200家

  1月20日,深圳华侨城创意园北区,深圳第一个创客空间、中国第二个创客空间柴火创客空间以前店后厂的形式公开亮相,除了2015年已接待超6万参观者的前店将继续面向公众开放、承担创客文化传播等功能外,还在附近专设了一个后厂供柴火的高级会员和驻场会员使用,不对公众开放,约60平方米的场地内设有激光切割机、3D打印机、雕刻机、机床大型器械等设备,创客们可在此专注折腾,回归创新本身。

入驻深圳的创客们

  过去一年,一些创客过于注重分享,讲和说的比较多,相对缺失的是做得还不够多,希望新的一年里更多人能到创客空间折腾。柴火创客空间创始人、深圳矽递科技CEO潘昊告诉记者,到柴火参观的游客越来越多,创客也越来越多,与此同时,从创客到创业的案例越来越多。

  据介绍,入驻柴火创客空间的4个团队中光晕科技、蓝胖子科技2个团队2015年已获得千万元人民币级别的融资,所有团队均已毕业,离开柴火继续发展壮大。

  位于南山区长虹科技大厦20楼的创客工场是一个能看海的众创空间,约600平方米的场地内目前共有14个团队约60名创客入驻。

  在2015年6月举办的深圳国际创客周后,众创工场开始有团队入驻。众创工场创始人之一胡志强近日告诉记者,空间成立于2015年4月,成立初期会举办一些面向大众的创客活动,但近半年来已经比较少举办热闹的活动,更多是围绕团队和产品提供服务,2016年将更加纯粹地扶持创客团队将产品落实,进一步提升入驻项目的质量和数量。

  在首届深圳国际创客周期间,深圳出台了《关于促进创客发展的若干措施(试行)》和《促进创客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年)》,设立2亿元创客专项资金,对创客空间、创客项目、创客服务、成果转化和创客活动予以支持。

  根据该计划,到2017年底,全市创客空间数量有望达到200个、创客服务平台达到50个、全市创客超过10万人。而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12月,深圳正式挂牌运营的各类创客空间已经超过200家,空间面积超过50万平方米。

  针对创客发展,深圳市财政每年安排专项资金,对符合条件的众创空间给予最高500万元的资助,对创客个人予以最高50万元的资助。2015年,深圳市财政的专项资金已经支持各类众创空间72个,金额超过9000万元。

  据胡志强介绍,2015年,众创工场申请到了深圳市政府部门面向众创空间的200万元资助,入驻创客中也有3人分别获得了10万元现金的补贴。他表示,众创工场今年上半年将有一些孵化项目完成并陆续退出,预计年中可以依靠市场力量达到收支平衡。

  越来越多创客走向创业

  虽然创客并不等同于创业,但随着创客群体的发展,走向创业的深圳创客也来越多。

  深圳乐美客科技联合创始人刘兴华告诉记者,与2015年的热闹相比,很多老创客如今都在潜心做产品,为长期持续发展做积累。创客走向创业的案例是越来越多了,绝对值在增加,我周围就有不少这样的朋友。

  胡志强也表示,深圳创客圈的活动也更加务实,踏实做产品的创客越来越多,纯粹玩的创客在减少,一些原本只将创新作为乐趣的创客也在将创意产品走向市场,冷静按照市场规律进行市场化运作。在他看来,真正商业化的创客团队能够走得更远。

  在网络社区平台深圳湾1月16日举办的最硬伍佰深圳湾开年盛典上,创客王建军与老朋友高磊进行了一次公开对话。

  王建军是深圳柴火创客空间的第一位会员,也是深圳市创客工场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被认为是从创客走向创业的成功例子。他创办的创客工场主要产品Makeblock是一个积木式机器人搭建平台,提供各种简单易用的机械、电子模块,可快速搭建出各种机器人或者其他机械结构,帮助大家将创意变成现实。

  新我科技CEO高磊也是深圳很早的一批创客,并且在柴火创客空间找到了创业伙伴,谈到产品更注重好玩、有趣,曾被形容为不像创业者,更像创客。高磊的创业不算顺利,2013年,他开发的新我智能手环2013年底超预期完成了智能手环的众筹目标,然而在生产上的受挫最终导致了新我手环不能成功到达用户的手中,后来,高磊又开发了一款智能握力器。

  高磊说:在耐住性子后,坚持把产品做出来了,并且受到大家的喜欢,这是最令人感动的事情。创业也不要忘记坚持初心,不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而是真正做你热爱的事情。

  王建军认为,创客与创业公司的不同在于创客关注的是创造的需求,喜欢做一个很酷的东西,而创业公司是为解决需求而存在的。深圳湾创客社群Terry Friends发起人、创客创业导师、原富士康集团副总裁程天纵曾总结说:如果说创客做产品像找女朋友,那么创业者做产品就像是结婚。他表示,创业做的产品一旦上市,卖给用户,就要对用户负责。

  程天纵认为,各界不能用互联网发展的规律来衡量创客的创业,尤其不能用BAT的成功模式来衡量创客的成功。与互联网企业不同,智能硬件领域的创业程序复杂,创客产品不可能一出来就像BAT一样成功,路要一步一步走。

  创客加大与传统产业结合

  HAX是一家位于深圳华强北的硬件创业孵化器,从世界各地招募硬件创业者,集中在深圳进行孵化。尽管华强北的租金相对偏高,但这个硬件硅谷对于创业者开阔眼界、节省研发时间,寻找创意灵感有着极大的帮助。

  2015年,HAX孵化了30个团队,产品领域覆盖机器人、先进制造业、医疗健康、智能农业、生物工程等多个方面,全年有3个HAX的团队在Kickstarter上众筹到的资金超过150万美元。

  深圳初创公司和产业间的互动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大公司意识到也想融入创新的热潮中,有越来越多的大公司愿意出资、出场地、出技术培养扶植初创公司。HAX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目前创客初创企业对传统行业的带动还不是很明显,还需要一定时间,但这些企业对创意、设计产业的带动已比较明显,能满足更多消费者对产品物美价廉之外的更多创意需求。

  传统与科技需要更深层次的结合,创客则变成带着火种的人,可以给传统工厂带来新的思路,或者是建立自己的工厂。潘昊认为,创客与传统产业有很多合作空间,企业最需要的就是创新,而创客首先是创新者,创客也需要与传统工厂协作来更快速地实现产品方,创客与企业共同协作后一定会产生很多价值。

  柴火创客空间也在与万科合作,计划2016年中开放一个柴火造物中心。潘昊的观点是:一个有价值的创客空间应该与当地的产业优势结合,而不是以设备、租金来竞争,比如在珠宝聚集区水贝未来可能有一个创客空间,将全球创客与珠宝企业对接。

  他表示,众创空间可以成为全球创客与产业结合的载体,成为传统行业与新技术结合的地标,比如家具、珠宝等领域的传统企业可以通过众创空间将工艺研发中遇到的困难展示出来,集中众人的智慧解决这些难题,而遍布各地的众创空间一旦和产业联动,将为传统产业跨界协作带来更多发展机会。

  刘兴华认为:传统企业与创客潮流的结合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深圳在这方面与其他地区相比有独特优势。不过这种结合目前还处于初级阶段。

  深圳创客张攀元告诉记者,创客的发展会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促进产业转型和发展的作用,但需要注意的是,对于一些将创客看作制造业曙光或世界工厂转型关键的观点。外界对于创客的美好期望可以理解,但未免过于沉重,应该抛弃主观和功利的想法,更应该遵循着一定规律去做。

  业内人士认为,创客的崛起,使深圳的创新链有了更丰富、递进式的创新层次:既有华为、中兴等大型知名科技企业,也有一大批如大疆、光启等新近崛起的中小创新型企业,还有柴火空间等创客空间,在大、中、小、微企业和个人之间,在上下游产业之间,形成了完善的生态链和良性循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